當前位置:香港物流服務 > 香港物流服務推薦 > 頭條推薦 > 正文

像似一道閃電劈浪救人——追記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王紅旭(上)

王紅旭老師生前照。(大渡口區委宣傳部供圖)

6月1日傍晚,大渡口區萬發碼頭,湍急的江面上,十幾位市民手挽着手組成一道“人鏈”,從王紅旭手中接過溺水的孩子,傳遞至岸邊。(視頻截圖)

6月1日晚,搜救王紅旭老師場景。(大渡口區委宣傳部供圖)

6月3日,長江大渡口區茄子溪水域,王紅旭老師救人遇難地,市民敬獻的鮮花。首席記者 龍帆 攝/視覺重慶

6月11日,大渡口區育才小學,王紅旭的辦公桌上還放着他的跑表。記者 崔力 攝/視覺重慶

大渡口區育才小學師生送別王紅旭老師。 (大渡口區委宣傳部供圖)

有一位父親,他拋下3歲的兒子,百米衝刺奔向落水兒童,留給兒子一個勇敢的背影。

有一位丈夫,他來不及與妻子道別,下水救起兩名兒童後,留下“拉我一把”的呼喊,再沒起來。

有一位兒子,他沒有辜負父母,用生命踐行了“像旭日一樣發光發熱”的期許。

……

他是王紅旭,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。6月1日,兒童節,他跳入長江救起兩名落水兒童後,因體力不支沉入江心,不幸犧牲。

平常時候看得出來、關鍵時刻站得出來、危難關頭豁得出來!追尋英雄成長的足跡,王紅旭的35歲年華,像似一道閃電,劈浪救人;宛如一團熱火,温暖人心;恰似一束光焰,照亮前路。

願做旭日暖人心,王紅旭用生命托起師魂,踐行了入黨誓詞,是黨史學習教育中湧現出的優秀共產黨員。

滾滾長江,悠悠義渡。

6月4日一早,大渡口區育才小學外的鋼花路,數千名市民自發站在道路兩旁,默默等待着,為英雄王紅旭送別。育才小學的師生噙着淚水,捧着鮮花,靜靜佇立,為王紅旭老師送上最後一程。

“王老師,英雄!”“王老師,一路走好!”……9點50分左右,王紅旭的靈車緩緩駛來,沿途汽車停駐讓行,鳴笛致哀。學生行隊禮,教師失聲哭泣,市民一遍遍呼喊英雄的名字,直抵人心。

“千年渡口凝望奔跑的方向,百米衝刺笑對生死的考場。中流擊水,何懼惡浪,雙手托起生命的希望……”一個多月來,人們傳唱着歌曲《最後的課堂》,久久不能忘懷英雄救人的壯舉。

最後的衝刺

6月1日,兒童節,大街小巷洋溢着節日的氣氛。大渡口區萬發碼頭附近的沙灘上,孩子們玩沙戲水,好不熱鬧。當天下午,王紅旭夫婦與好友張亞夫婦、譚北京夫婦也在這裏陪孩子們過節。

“快!有娃兒落水了”“有娃娃落水了”……臨近傍晚6點,王紅旭一行正準備離去,一陣陣突如其來的呼救聲,打斷了沙灘上的歡聲笑語。江面上,有晃動的人影在激流中掙扎。

眾人還在驚愕之中,王紅旭已順手將手機塞給譚北京,一下站起來,甩掉腳上的拖鞋,直奔江面。與此同時,張亞的丈夫許林盛也從另一個地方跑了過去。

“我還沒反應過來,他們就箭一般衝了出去。”譚北京説,許林盛是巴南區典雅小學體育教師,和王紅旭一樣會游泳,“當時我認為,他們下水救人沒得問題。”譚北京不會游泳,就留在岸上,照顧三家人的孩子,還準備拍下他們救人的視頻。

王紅旭的妻子陳璐希也是大渡口區育才小學教師。對丈夫的舉動,她並不感到意外,因為王紅旭考有救生員證,也曾多次下水救人。

同在現場的王顯才老人回憶,大約100米的距離,王紅旭百米衝刺般衝了過去,“他跑那麼快、那麼急,最初我還以為他是落水孩子的爸爸。”

“太快了,我們完全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,他就衝出去了。”當時,市民王素芳正帶着孫子在江邊玩沙,只見一道人影擦肩而過,長啥模樣都沒看清楚,“像似一道閃電,一晃而過,吸引了大家的目光,讓大家看到了希望。”

作為體育老師的王紅旭,這一生不知跑過多少次百米衝刺。但這一次,他是衝向生死救援的現場,與時間賽跑、與江水奪人。

誰也沒想到,這竟是他人生最後的衝刺。

最後的搏擊

5月起,重慶進入汛期,江河水位陡增,而事發地水情又異常複雜。

衞星圖測距顯示,原本寬達750米的江面,在這裏突然收窄到540米左右,同時與對岸伸入江心70米的灘塗,對江水構成合圍之勢,形成了一段反弓型亂流。江水在這裏迴旋、咆哮,暗流湧動。

王紅旭大學室友胡正軍介紹,王紅旭家就在岸邊,他經常到江邊散步,對這段江面的水情非常瞭解。胡正軍説,“但他沒有絲毫猶豫,就奔向落水兒童。”

王紅旭、許林盛相繼下水,迅速向落水兒童靠攏。在水中奔跑了20多米後,他們便遇上了水底的坎崖,腳踩不到底了。王紅旭縱身一躍,第一個遊向距離最近的落水女孩。

他抓住了落水小女孩,將其推向許林盛。許林盛拉着女孩游回岸邊,現場一片歡呼。但,江裏還有一個小男孩!

許林盛體力已耗損過大,但見王紅旭轉身又去救第二個孩子,他立即脱掉衣褲、鞋子,再次下水接應王紅旭。

此時,小男孩已被江水裹挾着漂向江心。王紅旭奮力緊追,可江流激盪下,他多次努力都無法靠近小男孩。

王紅旭和許林盛的挺身而出,就是一次無聲的感召。在場的馬波、夏歡、張學峯、李珊珊、張亞、賀琴琴、餘洪等10餘人,在波濤洶湧中手拉手築起一條“救命人鏈”。他們互不相識,有些人還不會游泳,卻都毅然站在了一起。他們中,涉水最淺的,江水剛淹沒小腿;最深的,只有頭在江水中時隱時現。

“江流太亂,體力耗損太大。”許林盛回憶,他們向江心遊,水流把人往岸邊推;他們向岸邊遊,水流把人向江心推,“再好的體力,也經不住這樣折騰。”

激流中,王紅旭好不容易抓住了落水的小男孩,幾次奮力向淺灘靠近,但都被江水捲了回去。他又一直沒有脱衣服,體力幾乎耗盡。危急時刻,許林盛見王紅旭雙手托起小男孩,奮力向他推了過來。

王紅旭用最後一搏,讓小男孩得以生還,但他自己還在激流中掙扎。

最後的呼喊

就在王紅旭雙手托起男孩,用力推向許林盛時,他已體力不支,只露出半個頭在江面起伏,已無力與激流搏擊。

許林盛在距離淺灘2米時,力氣已基本耗盡。“我實在遊不動了,甚至一度有了放棄的念頭。”他使出最後一絲力氣,掙扎到了“救命人鏈”前,被拉了上來。

張廣榮是“救命人鏈”中年齡最大的一位,水性不是很好。在深水區,他也覺得自己遊不回去了。靠近淺灘時,張廣榮一點力氣都沒了,是賀琴琴把他拉回了淺灘區。

“拉我一把!”滔滔江水中,傳來王紅旭最後的呼喊聲。眾人還來不及去救他,他已被激流捲入江中。許林盛和張廣榮都很想再次下水拉王紅旭一把,但都已精疲力盡。現場,除了“救命人鏈”,多是老人與小孩,他們幾乎無能為力。

“爸爸、爸爸……”3歲的團團站在江邊呼喚着王紅旭。陳璐希悲痛欲絕,絕望地看着江面,希望王紅旭還會浮出江面。

淺灘區的“救命人鏈”久久沒有散去,大家祈禱着一個浪頭打過來,能把王紅旭給送回岸邊,大家能一把將他拉上來。

……

20分鐘後,大渡口劉家壩消防救援站、茄子溪街道辦事處、重慶市公安局水上分局九渡口派出所、120急救等單位趕赴現場參與救援。

夜幕降臨,現場的人們,仍不願離去。王紅旭的父母、岳父母等親友陸續趕到,他們傷心欲絕,渴望奇蹟出現。

然而,當天的救援,一無所獲。6月2日,繼續搜救,下午4點左右,噩耗傳來:王紅旭的遺體在事發水域附近被找到。

“他本可以活着回來。”許林盛噙着淚水説,最後一刻,如果王紅旭不託舉男孩,而是用最後的體力拼命向淺灘區靠攏,大家一定可以抓住他,他一定不會就這樣去了。許林盛説:“但他把生的希望,留給了素不相識的孩子。”

最後的告別

王紅旭救人的一幕、江面那條長長的“救命人鏈”,通過媒體、朋友圈廣泛傳播,英雄的壯舉感動了一座城,温暖了一座城。

“捨身有義古渡英傑救幼童,江水無情育才園丁鑄大愛。”6月3日晚上8點,王紅旭追悼會在大渡口寶山堂悼念中心舉行。

悼念大廳內,哀樂低迴縈繞,如泣如訴。王紅旭安詳地躺在白色鮮花叢中,正廳上方懸掛着黑底白字的橫幅“師魂永駐”,下方擺放着英雄的遺像。照片中的王紅旭淺淺地微笑着,他的笑,温暖而從容。

悼念大廳外,LED大屏播放着王紅旭生前的影像,陪孩子玩耍、讀書、吃飯,和家人外出遊玩、在學校工作、和學生互動……一張張照片、一段段視頻,讓人思緒萬千。

一向隱忍的父親,眼角的淚水止不住往下淌;母親在親友攙扶下,看着王紅旭的照片,吻了又吻,一遍一遍地呼喚着兒子的名字;妻子淚流滿面,紅腫的雙眼緊緊凝望着照片裏的丈夫,一刻也不忍挪開。

當天中午12:30,被救孩子的父母來到王紅旭靈堂前,長跪不起:“我們一定要親自感謝王老師的救命之恩,他走了,我們好難過,他也是一位3歲孩子的父親,我們一定要來送送他……”

王紅旭教過的學生,以及學生家長來了;他的同學、好友從全國各地趕來了;他的領導、同事來了;許多素不相識的市民,也趕來了,要送英雄最後一程。

“我們還約了一場足球賽!”即將中考的學生李磊來到追悼會現場表達哀思。他説:“是王老師引領我們走上了體育之路。”

“很難過,以這樣的方式認識你。”市民劉女士專門坐了1個多小時車前來悼念,她默默將一支白花放在祈福廳外,“我的孩子也在讀小學,謝謝你曾經守護他們。”

……

6月4日一早,王紅旭出殯。大渡口的街頭,出現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,人們紛紛向敬慕的英雄作最後的告別。

“英雄,您一路走好!”6月5日,目睹王紅旭救人的王顯才帶上家人,手持白菊來到萬發碼頭,面對長江大聲呼喊。話音未落,他已淚流滿面,“永遠無法忘記,他向江面衝刺的畫面。”

捨身是學生榜樣,取義為大眾楷模。

英雄離去,師魂永存。

王紅旭捨身救人的精神,已永遠鐫刻進了重慶這座英雄城市的記憶之中。

(記者 彭瑜)

(稿件原載於2021年07月12日《重慶日報》)

(  作者:彭瑜  )

(  責任編輯:周姝珠  )

【香港物流服務】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、重慶手機台”的所有作品,系由本網自行採編或經授權使用重慶廣電集團(集團)各頻道節目,版權及相關權利屬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所有。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經本網授權使用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、重慶手機台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【香港物流服務】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、重慶手機台、掌上重慶移動終端未標有“來源: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、重慶手機台”或其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圖片、音頻視頻等稿件,均為轉載稿。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權利人與香港物流服務(視界網)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本網將依法處理。本網聯繫電話:67175860

重慶手機台